不看可惜 10分钟领略马拉松友谊:阿兰米蒙与扎托佩克的传奇马拉松故事

题记:仅10公里,世界大赛上我输给了同一个人三次,是一场马拉松,让我在36岁的年龄,战胜了他。

追赶,很久以来一直是我的跑步主题

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,10公里,我输给了捷克斯洛伐克运动员扎托佩克,获得第二;
1950年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田径锦标赛,10公里,我输给了捷克斯洛伐克运动员扎托佩克;获得第二;
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,5公里、10公里,我都输给了捷克斯洛伐克运动员扎托佩克,均获得第二;
1956年,澳大利亚奥运会,我终于凭借马拉松的42.195公里,战胜了扎托佩克!

不停地追赶中,对比赛的态度,也由沮丧逐渐转变为对对手的敬意和钦佩

鲜有对手的年少时光
1921年,我出生在阿尔及利亚一个农民家庭,作为7个孩子中最年长的孩子,我在11岁的时候上完了小学。文盲的母亲希望把我培养成一名教师,所以我不得不因为继续学业而去申请奖学金,但让我愤懑的是,成绩不如我的殖民者的孩子能够得到申请,而我却只能接受被拒的苦果。我对母亲说,阿尔及利亚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国家,但一时又不知道自己终归要属于哪里。
14岁的时候,我找到了我的理想国度——法国。因为我在一家法国人开的五金店工作时,感受到了法国人的气质和魅力,这位法国老板甚至愿意和我在一个餐桌上吃饭。所以,我要去法国。
直到18岁,机会来了,我被招入法国军队,成了法国步兵团的一员。大概在1940年,不到20岁的时候,我和朋友参加了一场郊外的1500米跑步比赛,在4000名观众的见证下,我获得了第一名,据说第二名在这里已经做了6年的冠军。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参军后,随军训练的结果,但我感觉跑起来很轻松。于是之后又找机会参加了一个地区级别的比赛,16分钟之内完成了5公里。这使得我有些飘然,因为看到我16分钟完成5公里后,一名记者居然说:“一个能获得奥运冠军的马拉松天才诞生了!”。于是动力澎湃的我,不断参加各种跑步比赛和越野赛,几乎没有遇到对手。

与埃米尔.扎托佩克在一起谈笑风生

碎弹击中左腿
到了1943年差不多22岁的时候,我作为一名抢手被派到意大利参加战斗。大大小小的战役始终没有停歇。1944年,我被碎弹片击中左腿,当时一名美国医生建议我应该立即截肢,我不想就这样失去我的左腿,我还要跑步。幸运的是,法国的一名外科医生通过手术,居然奇迹般地挽救了我的左腿,之后一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疗养。
在我服役7年之后,我搬到了巴黎居住,在一家酒吧工作,同时开始尝试有针对性的跑步训练,因为我确认我的左腿已经恢复的很棒了。1947年前后,我不断参加各种比赛,成绩斐然、进步很大。直到1948年奥运会的时候,我的噩梦开始了。

噩梦开始,友谊却已在发芽
1948年英国伦敦奥运会,10公里的比赛我输给了捷克斯洛伐克运动员扎托佩克,获得第二名。扎托佩克这个人物我此前听说过,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强悍,他的跑步姿势非常有个性,左右摇晃的很厉害,而且他看起来很高大。奥运会失利后,我保持了较高强度的训练,想在1950年的欧洲田径锦标赛上战胜扎托佩克,但事与愿违,我还是输给了他。两年后的奥运会,赫尔辛基,简直是我一生不愿回首的伤心地,我在5公里和10公里的比赛中接连遭到打击,扎托佩克在世界面前一次次地战胜我,使我非常沮丧。回到法国后,我甚至想放弃我所热爱的跑步,但最终我决定继续拼4年,如果还是无法拿到奥运金牌,我就放弃,毕竟,我已经32岁了。于是我开始了更为密集的训练,似乎每天要跑30-40公里的距离。

与埃米尔.扎托佩克在一起

决战时刻,友情比金牌更重要
1956年,36岁的我参加澳大利亚墨尔本奥运会,我觉得我的幸运快要到来了。在马拉松比赛的前一天,我收到了来自法国的电报,妻子告诉我,我们的女儿出生了。但属于我的马拉松比赛并不顺畅,当时温度已经接近100华氏度(相当于38摄氏度左右),非常闷热,我们不得不戴上白色的帽子或头巾。在做准备活动的时候,扎托佩克让我小心苏联人,我对他说:
“Stop it, Emil(埃米尔.扎托佩克),You’re the King”
而扎托佩克显然不太认同我对他的赞赏,谨慎而有点尴尬地重复说,小心苏联人。在比赛中,我看到扎托佩克看起来也很痛苦,他满头大汗、用他独有的动作晃动着高大的身躯。而我自己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,高温状态下跑步确实太痛苦。不过最终,胜利女神终于眷顾了我,我到达终点后,猜想扎托佩克可能是第二名,但不是;第三是一名芬兰运动员;那么第四?也不是,第四是韩国人;第五是日本人;我的伙伴这时提醒我,他进体育场了,扎托佩克是第六名。全场观众欢呼雷动,我在一旁给他拍手,他像真正的冠军一样冲刺过了终点。我对他说,我女儿出生了,我在法国当爸爸了,他过来祝贺我,我们楼在一起开心地笑。
埃米尔.扎托佩克是我非常佩服和爱戴的长跑运动员,我为他在2000年的辞世感到惋惜和痛苦,我觉得:
“I have not lost an opponent, I have lost a brother.”(我并非失去一个对手,而是失去了一个兄弟)。
我就是我的故事,也是我和扎托佩克的故事、我们马拉松的友谊故事。我就是出生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Alain Mimoun(阿兰·米蒙,1921年1月1日 – 2013年6月27日,170米,56公斤)

2004年雅典奥运会,作为火炬手,阿兰.米蒙通过巴黎街头的情景

快跑马拉松注:
本文以第一人称写法描述了法国长跑名将阿兰·米蒙的马拉松经历。

1956年奥运会马拉松最终成绩:
1、Alain Mimoun France 2:25:00
2、Franjo Mihalic Yugoslavia 2:26:32
3、Veikko Karvonen Finland 2:27:47
4、Lee Chang-Hoon South Korea 2:28:45
5、Yoshiaki Kawashima Japan 2:29:19

 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快跑马拉松 » 不看可惜 10分钟领略马拉松友谊:阿兰米蒙与扎托佩克的传奇马拉松故事

相关文章

评论 (0)

9 + 4 =

站长微信

contact